历经岁月沉淀的老棉花厂

  信息来源六横管委会   发布时间2015-04-30 10:00   浏览次数   字体[ ]

这几年,六横岛上林立起许多楼群,街上的小汽车越来越多,仿佛一夜醒来,窗外的样子就变了。不过,日新月异的转角总有些地方,散落着零星的往昔,那是过去的六横,同样茂盛繁荣。

石柱头村多数居民都已迁居,现在去看看,施工队正在忙碌着平整土地,偶尔能碰到几位故土难离的老人家,在树荫下聊着天。这个村里原来有个棉花厂,曾经在六横风光一时,现在老厂房还在,只是早已斑驳了。问问老人,多数也不太能回忆起具体的开厂年份,脱口而出的答案是这样:早咧,那还是毛主席在的时候。笼统地说起来,棉花厂的辉煌是在70年代,说起它的诞生,那已经是五十年前的“老黄历”。

两扇铁门,一口旧井,墙上“灭资兴无”的标语,瞬间让时光流回那个年代。进门处有一栋独立的二层小楼,据说是照着以前地主家的楼房样式改的,已经破旧,却居然有一种奇妙的韵味,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少女般的老房子,青青瓦舍,小巧的结构,就连已经剥落的墙砖和长了蕨草的台阶,也透着些小家碧玉的玲珑。楼上光线有点不足,倒是没有仄仄的低落,反而有些闺中的娇弱,放开想象的话,也许以前地主家的小姐就是住在这样的阁楼里的吧,随着时代的变迁,加紧生产的劳动号子,无产阶级党小组的民主争论等兴许都一一在这里响起。

站在小楼上能看到棉花厂的全貌,往后看,是大门,直通库房,往前看是作房,好几进的排屋,前后团团围成一圈,中间大院子,可以想象当时工人们进出时的热闹光景,而现在,只剩下一只小木板凳傻傻地立在院子里了。

按现在人的眼光,老棉花厂就是个破房子罢了,不过在当时,这显然是个庞然大物,当大家普遍还是几间平房的时候,这么大的好几进院落,还有楼房,该是多少人梦里的希望。一批批的工人走进厂里,可以想见当年的氛围,工人们有说有笑,骄傲地忙碌于作业线,当然,他们有理由骄傲,因为他们见证了六横的努力,当新中国还是懵懂孩提时,六横人已经有工厂,已经工农结合了,他们是“富六横”的先行者。

棉花厂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就关闭了,响应“退二进三”的号召停工转业,也许是六横人恋旧,也许是当时没有更妥当的处置办法,老厂房一直没有拆除,十来年了,曾经风头无二的棉花厂那些断墙残砖,连同厂边的小河,细杨,倒竟成了怀旧胜景,有很多人都曾来过这里,看望曾经的六横。

老棉花厂的背后是工业厂区,有不少是这几年刚刚投入运行的项目,正是热火朝天的时候,来自五湖四海的工人充实着六横的务工市场,也充实着六横的热闹繁华。更有进一步的说法,老棉花厂将被改造为微电影基地,对该片厂房进行开发和挖掘。

往昔与今日,彼邻而居,新厂的建筑高大漂亮,在蓝蓝的天和碧青的山遮映之下很有气势,看看老棉花厂爬满藤蔓的荒芜,那都是斗转星移的时光匆匆。老工厂,新工业,这些六横的前世今生,有多少人在这片热土上挥洒着汗水,谱写了各个时代的不同旋律。

返回上页】【打印】【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