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处海岛军力薄弱,民间抗日长期坚守——六横抗战纪实

  信息来源六横管委会   发布时间2015-08-24 08:47   浏览次数   字体[ ]

编者按:

2015年9月3日,是中国第二个法定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也是首个决定放假的抗战胜利纪念日,今年纪念活动的主题为“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

为隆重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本报特意筹备了抗战胜利70周年特刊,听爷爷辈等讲过去的抗战故事。牢固历史,勿忘国耻,珍惜和平。

地处海岛军力薄弱,民间抗日长期坚守

——六横抗战纪实

记者 张伊芮 虞嘉锡

“抗日战争期间,日军曾不计其数侵扰无辜居民,焚毁村屋、庙宇百余间,烧死、枪杀村民几千人。”《六横志》编撰老师唐更华说,六横虽地处海岛,军力薄弱,但民间抗日力量长期坚守。

根据唐更华收集整理的资料表明,驻六横国民兵团第四大队(以下简称“第四大队”)是六横重要的民间抗日力量,由柴桥定海流亡县政府领导,全队连非战斗人员共387人。第四大队曾2次开展抗日激战,共歼灭日军40余人。

国民兵团第四大队准尉军医佐忻元寅曾回忆了嵩山道抗日战斗。

1940年2月,日寇舟山岛基地司令部来岛茂雄和日指挥官仓重贡亮多次密谋,妄图消灭第四大队。他们特地召集了所属日军、汉奸特务等,召开紧急联席会议,制定六横岛作战方案。谁知方案才决议妥当,情报很快传到了第四大队的机密室里。全队枕戈待旦加强防范,各埠头增加兵士驻守,严密检查商旅及来往人员,以防奸细混入。

1940年2月2日,正值大年初一,凌晨2、3点,日军就乘坐2艘巡洋舰,从定海出发直抵大沙浦癞头礁北面海域,300多名鬼子兵和60多名伪军登上白沙浦塘口,越过大沙浦岭向太平庙教导队发起突袭。由于教导队都是未经严格训练的新兵,武器低劣又没做好防御措施,仅1小时就被敌人击垮,死难10余名。

而位于洪泉寺的2个中队和大队,在李思镜队长的带领下,冲向六横最高峰嵩山道。天黑如泥,士兵们提着步枪和弹药,不到10分钟就急速涌上山岗。

天渐放亮,敌人的望远镜望见了嵩山道顶峰上的士兵,停泊在石柱头海外的敌巡洋舰开炮助威,每隔5、6秒放炮一枚,掩护日伪军登山。庆幸敌人的炮弹不是越过山巅,就是在山腰上开花爆炸。直至天亮,远近山头清晰可见鬼子兵手持锃亮的刺刀,端着日造轻机枪,气焰嚣张、列队直上嵩山道。

第四大队凭借着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等鬼子兵到了射击有效距离,顿时枪声大作。瞬时,晨雾和焰火弥漫山岗,只听得鬼子兵嗷嗷大叫。上士班长机枪手沈宝法打得枪膛卡壳了,副班长张伯庵臂上中弹尚在掩护他撤退。洪泉寺侧小山忽然出现一群鬼子射击冲锋,子弹落在第四大队的阵地上,三分队上士班长邵常德被射中背部,鲜血直流在岩石上。全队开始往下庄山顶上撤退。没走多远,鬼子已登上嵩山道。岩石边,河南籍上等兵张云标还在瞄准敌人放枪。

下山藏好枪支后,一部分人向积峙方向退去。老百姓为掩护士兵,将他们藏在自家阁楼上。上士侯祥海来不及躲进老乡家,藏在塘口的草棚中,不断向鬼子发起射击,直至被敌人用火枪击中焚死。至日寇退去,积峙罹难8名年轻渔民。

此次战斗,日寇烧毁了舟山第一大庙——太平庙。第四大队在与敌军兵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与敌人正面战斗了一个半小时,击毙敌军30余人,终于迫使日寇曳尸退出六横。

据六横至记载,另一场战斗则发生于1937年8月,1艘日舰驶抵双屿港,放汽艇1艘向岸疾驶扫射登陆。六横驻军奋力反击,弊日军8名,迫使日舰逃逸。

不可忘记的劫难

□ 黄承业  收集整理

还是在孩提时代,经常听长辈们谈论“小岙烧掉,坦岙弹(焚烧)掉”的悲惨情境。我是坦岙人,近期走访了八十六岁老人黄相华,她当年目睹了日本侵略者焚烧坦岙十二户处房屋的惨状。

那是一九四二年农历八月初七下午,一队荷枪实弹、端着明晃晃刺刀的日本鬼子烧了蛟头小岙里多栋房子后,辗转窜到坦岙,见房就烧。村民们纷纷逃避家园往山林躲藏,村子里一片火海,来不及逃离的被吓得魂不附体,当时有一个十三岁女孩蒋雪英被吓昏了过去,说是收到惊吓,事后一直卧床不起,几个月后悲离人世。另一个叫黄全友的五岁男孩躲藏在田边草丛中,因口渴喝了烂涂田边水沟里的水而得病,过了不久便夭折了。

经黄相华老人忆述,坦岙被烧掉房屋的有李家三户、谢家四户、黄家二户、蒋家三户,约焚毁大小房舍50余间,室内家具什物荡然无存,给众人日后生活造成的困难是灾难性的。现六横中学教师蒋海东的父亲蒋德仕当时就出生在被烧房屋的废墟上。

日本侵略兵在双屿港烧船杀人

□ 张永爰  收集整理

抗日战争胜利已经七十周年了,中国人民在全面抗战的八年中舍生忘死,浴血奋战可歌可泣的壮举值得永远怀念,日本侵略者对我国犯下滔天的罪行和累累血债更是永远不会忘记。我家住双屿港畔,父亲们在双屿港烧船杀人事件中都深受其害。我根据他们亲身经历和耳闻眼见而回忆。记录整理了日本侵略兵在双屿港及其周围烧船杀人的暴行,以示后人。

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如恶兽发疯似的大举南下,在双屿港制造了骇人听闻的烧船杀人事件。他们开着快舰,全副武装把双屿港及其周围正在航行、生产作业和停泊在两岸的所有船只,不问大小,不管缘由,全部烧掉,并把船上人员全部杀掉。

实行法西斯的“三光政策”:1939年4月一艘满载货物的大商船,从台湾开往上海,途径双屿港南口鸦鹊礁附近,被日舰发现,凶恶的日寇,强逼商船向日舰靠拢,将贵重物品全部抢去,其他杂物和船用火枪扫射一起烧毁。船上有12个船员,日寇又将他们串在一起,抛入海中。见船员们在海中苦苦挣扎,鬼子兵站在甲板上,乐得拍手大笑。船员们在海水中挣扎了一会,全部被海浪吞没无一生还。

同年5月18日,日寇军舰3艘,在双屿港及其周围海域巡逻,将东柱门和鸦鹊礁一带的过往船只,用火药喷射器扫射,尽数烧毁,船员的惨叫声、船体的爆炸声震的地动天摇。作为这次灾难中的逃生者,老渔民陈阿高在世时对我讲:光这一夜,在双屿港及其周围被日寇烧毁的船只就有三百多艘,被杀害的平民大约600人以上。这天晚上,他和张抱林、陈善夫等8艘从南韭山渔场捕大黄鱼回来的渔船,在渔船将靠拢涨起港码头时被日兵发现。被火枪猛射,8艘渔船全被击中,不到一个钟头,全化为灰烬,48个渔民全部落水,其中2人遇难,一个人手臂被炸断,因为当时落朝,他与胞兄陈善夫在乱中逃生。

日本侵略兵在双屿港枪杀平民的手段,堪称残暴。凶残至极、惨无人道,被害之人躯无完尸:1940年2月,积峙村钱贵世,刘连云两人,划着小船,从昆亭出售小猪回六横。途径双屿港南口被日兵扣住,小船当即被日兵烧毁,两人被押上军舰。先用铁钉把两人钉在甲板上,再用军刀开膛,割去首足,取出心肺,将碎尸抛入大海。根据沿岸群众反映那时候在海上推缉,常有人头和四肢推进缉网。

日本强盗的种种暴行,欠下了累累血债,更激起了六横人民的极大愤慨,人们咬牙切齿,满腔怒火,伺机报仇:1945年1月,佛渡3个渔民带着凶器,决定到小沙岙岗日兵驻地行刺,走到半山坡被探照灯发现,面对全副武装的日兵,3个渔民不敢接近,只好伺机离开。1944年农历正月14日,当时的抗日游击队,奋起阻击日兵登陆,在六横上庄嵩山道激战2个多小时,后因武器和兵力实在差别太大,抗日游击队被逼撤退到积峙村避难,日寇在汉奸的指引下,进村逐户搜查,连连打死8人。抗日游击队在群众掩护下,除1人牺牲外,其余都转移到安全地方,可是该村群众有7人在日寇屠刀下,其中刘惠恩一家叔侄两同时被杀害。

铭记历史,引以鉴戒(右侧通栏)

­­      ——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感怀

□ 梅峙村  刘佐品

光阴流逝快如箭,抗日胜利70周年。

日寇侵华施暴戾,罪恶历史永恒记。

“9.18”侵犯东三省,铁蹄残踏遭蹂躏。

扶植溥仪建傀政,菌站实验屠生灵。

七七卢沟起战云,桥狮怒吼恶浪涌。

侵华日军洋抢鸣,平静关内炮声隆。

丧尽天良东洋人,烧杀抢奸多残忍。

生灵涂炭五亿众,中华沉沦国难蒙。

救亡军民齐奋涌,疆场亮剑显英雄。

铁骨何惧枪林蜜,丹心岂怕弹雨浓。

抗日将士多骁勇,敌阵横刀诛顽凶。

愤举钢刀砍贼蝥,怒挥金戈扫魔妖。

险隘布兵配辎重,雄关御寇烽燧浓。

中华儿女千般勇,三军将士气如虹。

金戈不教倭寇巡,铁马飞驰如潮涌。

鼓角齐鸣炮火熊,杀声震天惊鬼神。

屯师千壑谋远略,布阵百团歼倭敌。

丧魂落魄敌胆裂,喜报频传鏖站捷。

精英为国捐躯体,日寇投降啼晓鸡。

血沃山河花吐艳,光复中华庆胜利。

东瀛降倭又叫嚣,神社拜鬼把魂招。

改宪扩兵野心狂,处心积虑复旧梦。

警告降寇别乱叫,卢沟不是旧时桥。

崛起中华非前朝,备好利器射恶狼。

返回上页】【打印】【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