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母亲:勇斗日寇保家园

  信息来源六横管委会   发布时间2015-09-02 14:43   浏览次数   字体[ ]

母亲离开我们已经有27年了,她一生勤劳俭朴,任劳任怨的事例经常在我的脑海里浮现,但使我记忆最深的是离今73年前,她拼命斗日寇保住了家园的英勇事迹。

我母亲叫张彩云,生于1913年农历7月19日,六横双塘干岩村人。她成年后身高不到1米60,瘦瘦的,一双小脚。19岁那年与我父亲结婚,一生含辛茹苦,共养育了8个子女。1988年农历9月初四日逝世,终年76岁。

母亲结婚的新房是一间阴暗潮湿的草房子,碰到刮风下雨就常常漏水。为了改变我家祖祖辈辈住草屋的命运,她与父亲一道没日没夜的干活,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准备再借点债,造两间瓦房。谁知工程给亲友们抬大了,1941年上半年,我家4间崭新瓦房造好了,家里却背上200多块银元的重债。母亲深知还债的艰难,但想想一家人终于住上新瓦房,心里还是甜滋滋的。

1942年8月19日(农历七月初八)上午10时许,母亲正在烧中饭,突然听到“嗡嗡”的声音从远至近传来,她放下火叉来到道地,只见一架日本飞机从她头顶飞过,向峧头街方向去了,母亲感到事情不妙,马上回屋弄灭了灶火。

那年,母亲刚到30虚岁,已是4个孩子的妈妈。大的孩子十一二岁,小的还在喂奶。那天父亲在地里干活还未回来,她自己感冒了正发着烧。为了孩子们的安全,她毅然决定叫大孩子背着小孩子,到后山的草庵岗去躲起来,自己则在附近窝背山躲了起来。村里的人也呼儿喊女地到山里躲了起来。

不一会,日本飞机又飞回来,并在峧头投下三颗炸弹。一颗炸在峧头街边的田畈里,还有两颗落在小岙的下仄,顿时炸毁民房10多间。一孙姓男子来不及躲避而被炸断了两条腿,血溅四壁。岙里一片烟雾……

日机飞走后,一家人不敢回家吃中饭。到了下午一时许,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母亲担心着她的房子,硬着头皮下了山。走进院子,见房子还在,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院内空无一人,但见前后门都开着,走到后门头一看,小石板上放着一桶水,旁边放着一双我父亲的旧布鞋,洒在地上的水还未干。母亲估计我父亲回来过,但人呢?她心里还在纳闷,隐约听到大门外有脚步声。走到前门一看,母亲顿时吓了一跳——乱石围墙外一个东洋兵背着枪正朝大门走来,枪上明晃晃的刺刀在阳光下发着刺眼的光芒。

“不好,鬼子要来放火了……如果鬼子放火烧屋,我横竖一条性命跟其拼了!”想到这里母亲反而一点也不害怕了。她呆呆地看着一个20来岁的矮小鬼子兵走进了院子……

日本兵看见一个“老太婆”站在窗门前,也不理睬,把枪靠在道地菜园的矮墙边,用穿着黄皮鞋的双脚把道地晒的秋柴划拢,然后双手抱着一大把干秋柴,正直走进我家正屋南边一间灶间。母亲呆呆地看着鬼子把柴禾放在我家吃饭用的小方桌上,随手拿来竹米筛、畚斗等放在柴禾上,掏出火柴,点燃了柴火。顿时,屋子里烟雾滚滚……

此时的母亲她心急如焚,眼见鬼子用同样的方法到轩子间去放火,母亲忍不住了,奋不顾身地冲进火势汹汹的灶间,一边把筛子、畚斗丢出后门,一边跳到后门头,提起一桶水,浇在火堆里,然后又飞快地从后道地的水井里舀了几桶水,把灶间的明火给浇灭了。母亲偷眼看见鬼子又走进了堂屋。趁鬼子不防,她迅速打开灶间通向轩子间的内门,提着  小水桶踉踉跄跄来到正在燃火的轩子间,只听得大缸爆裂的声响和缸内稻谷爆米花的噼啪声。她顾不了这么多了,几个来回就把轩子间的明火给浇灭了。

母亲的眉毛和头发被烧焦了,衣服也烧破了,累得气喘吁吁。但房子还在,她心里暗暗庆幸,全然不顾即将到来的危险。

愚蠢的鬼子此时正在堂屋里放火,他把我祖母念经用的小板桌放在堂屋中间,桌上竖放着一爿竹簟。竹簟是卷着的,一头靠着屋栋梁。鬼子用我父亲吊在堂屋壁上的一件破蓑衣来引火,结果蓑衣没点着,却把一包火柴给划光了。鬼子走出堂屋,看见点着的两处火也被我母亲扑灭了,顿时恼羞成怒,顺手拿起一条碗口粗的竹扁担,把还在轩子间救火的母亲打倒在火堆里。

母亲怕鬼子还要放火,忍痛一跃而起,跳出门外,想把鬼子引开。可怜母亲一双小脚,哪里逃得快。她被鬼子从里道地一直追打到大门口。这时正好我祖母赶到,她见状急忙向鬼子跪下求情,鬼子却一扁担把她“挑”到堪下的高田畈里……

鬼子把我母亲从院子的这头打到那头,又从那头打到这头,打得我母亲遍体鳞伤,浑身疼痛。母亲始终咬着牙,不求饶……突然“咔嚓”一声,扁担断成两截。凶狠的鬼子还是不肯罢手,举起断扁担,又劈头盖脑地打在母亲身上。母亲倒下了,但她的眼睛却紧盯着鬼子。只见鬼子又举起了罪恶的双手……母亲心想,这下我命没了……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远处传来了鬼子集合的哨子声。只见鬼子突然丢掉扁担,像一只狗一样飞快地逃走了。

母亲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不省人事……就这样,母亲用自己的半条性命不但保住了自家的房子,也使邻居家的房子免遭大火烧毁。

下午大约4点多钟,鬼子撤走了,村子里人都陆续回来了。邻居们敬佩我母亲的勇敢行为,用门板把母亲抬进房里。屋子被烧得一片狼籍,孩子们围着母亲哭……听到哭声,她吃力地睁开眼睛,看着4个孩子都好,放心地笑了笑,又疼得闭上了眼睛。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父亲壮着胆子摸下山来,只见小岙上空烟雾蔽日,焦味扑鼻,哭喊声充满了整个山岙……

父亲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呢?原来,中午时分,他偷偷回家察看却不见家人,知道都上山躲起来了,正要出门去找,突然看见2个鬼子从大门外闯进来。他急忙退回房中,拿了一双布鞋,躲到后门头,从井里打了水,装着去洗脚……鬼子发现了,抓他去做了挑夫。在峧头去积峙的路上,经过峧西竹林边,父亲假装系草鞋带,趁鬼子不防,猛地冲进竹林,飞也似地逃到后山躲了起来,这才逃出了鬼子的魔掌……

母亲的头肿得像果桶,手肿得像蒲扇,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的,身子不能翻动,不断呕吐——又没有钱请医生,父亲急得团团转。结果当夜请来一个郎中,郎中说骨头断了好多根,要送到大医院才好。到大医院去医,哪来的钱哪,全家人恳求郎中行行好,救救我母亲。郎中答应试试看……后来,母亲在门板上躺了6个多月,凭着她坚强的意志战胜了伤痛。母亲的性命保住了,但落下一身疾病:背变驼了,每到阴雨天全身就疼痛难忍。

母亲如果活着,今年应是103岁了。生前,她经常向我们讲述这段不平凡的往事,并告诫我们不要忘记历史。现在我把她73年前勇斗日寇的事迹写下来,作为我们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故事会的一个内容,以之揭露日寇在六横犯下的滔天罪行,从而也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

据有关资料记载,此次“清剿”行动是由日军驻舟山岛警备司令部组织实施的。日寇出动了海陆空三军,目的是要消灭在六横活动的地方抗日游击队。结果是游击队没找到,日寇就把游击队住过的村庄给烧了,制造了震惊舟山的“小岙烧掉,坦岙弹(音)掉”的惨案。有资料统计,1942年8月19日,日寇在六横“清剿”中,共烧掉房屋221.5间(其中峧头村小岙民房89.5间,坦岙村民房87间,其余为峧西及小教场等地的房子),烧死6人(坦岙4人,其中3人是小孩,小岙2人),炸伤1人(小岙)。

日寇从1939年2月首次登上六横岛至1942年8月,先后上六横岛“清剿”9次,共打死1056人(包括双屿港商船工人),打伤6人,烧掉房屋290.5间,渔、商船216艘。日寇在六横犯下的滔天罪行,真是罄竹难书!

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也是“六横小岙烧掉,坦岙弹(音)掉”惨案73周年。为了让千千万万被日寇杀害的人的灵魂得到安宁,为了让千千万万个母亲的身心不再伤痛,为了历史的惨案不再重演,我们一定要上下齐心,牢记历史,不忘国耻,富民强军,提高综合国力,为把我国建设成不再受人欺凌的世界强国而努力奋斗!

返回上页】【打印】【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