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老兵在部队的最后一天

  信息来源六横管委会   发布时间2016-12-13 10:05   浏览次数   字体[ ]

曾经的他们一身军装,在部队的考验中书写自己的青春。现如今,他们脱下心爱的军装,告别亲爱的战友,离开热爱的第二故乡,踏上了返乡的旅途。

作为台门边防派出所的普通士兵,马益冲和薛克宏最舍不得的便是部队里的生活。

退伍老兵在部队的最后一天

12月5日清晨,天色才刚刚亮。马益冲和薛克宏二人早早地起床,他们一如既往地将被子叠成“豆腐块”,同样的动作从新兵入伍那一天起他们做过无数次,但这一次他们做的最为细心,即使最细小的一丝褶皱,马益冲也轻轻捏平。

“这是最后一次在部队叠被子了。”看着眼前的被子,年轻的马益冲略有些走神,也许是想到了刚入伍时对叠被子的“痛恨”。根据部队规定,士兵每天早上起床都需要先整理内务,再前往训练场地集合。从最初的厌烦到后来的热爱,正是日复一日单调的叠被子,教会了新兵们坚守和细心。

叠好了被子,薛克宏望着眼前的豆腐块,有些发呆:部队的生活,充斥着忙碌和枯燥,军事训练、日常办公、上访群众、紧急出勤……兴许是回忆起自己8年来的军伍生涯,薛克宏轻松地笑了起来。

“灿鸿来的时候,我们所有官兵都24小时在码头候着。有一个老人家的小船缰绳断了,一个浪过来小船就飘走了,老人激动地想要下海将船拉回来。那个时候我们一边安抚老人情绪,一边每个人身上绑好救身绳,使了好大的劲才把船拉回来。”这样的经历,对于薛克宏来说,无疑是一段难忘的回忆。

而对于马益冲来说,印象中最深刻的,还是最近一次护航G20的无人岛巡查行动。六横总共有93个需要排查的无人岛,为了勘察岛上是否有一些恐怖分子或者其他可疑情况,G20期间不管刮风下雨,他们几乎每天都出勤。出门的时候天还没全亮,回来的时候却已经是深夜,大家都很累,几乎是一碰到床就呼呼睡了过去。

因为工作需要,他们的生活并不是很规律,半夜突然出警是常有的事。有时候饭才吃到一半就要出警,有时候一出警就是十几个小时,甚至连饭都顾不上吃。

有一次半夜两点,值班的薛克宏接到有人在禁渔期违禁捕鱼的电话,他和所长二人连忙赶往现场。“对方有十几号人,我们才两个人,当时整个人都懵了!”薛克宏向我们描述着当时的情况,“还好对方还是比较配合我们的工作。”此刻,他的眼神变得热烈而坚定,仿佛任何困难都不足为惧。

因为是离开部队的最后一天了,二人提前就做好了全天的计划。

叠好被子发了会呆的两人,离开寝室前往值班室,这也是马益冲之前待得时间最长的地方,里面的一桌一椅再熟悉不过。看到正在值班的战友,马益冲忍不住上去帮他整理了仪容。带着离别时的伤感与留恋,他说:“好好干,未来是你的。”

入伍才一年的士兵朱晗臻显得更伤感,一年多时间以来,是班长马益冲教会他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兵蜕变成为一名真正的战士。

马益冲笑着拥抱战友,希望用微笑冲散离别的悲伤。离开值班室后,他变得有些沉默。马益冲说:“离开部队最舍不得的就是朝夕相处的战友。我们每星期都会进行五公里训练,当我们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战友们都会拉着我们跑完,记得我刚刚入伍的时候,好几次都是战友在背后推着我跑到终点的。”

最后一次抚摸坐了几年的办公桌,最后一次认真地擦拭训练和出勤用的护具,最后一次和战友一起刷墙上的红字,最后一次和战友们一起拍照,最后一次站到警容镜前整理自己容姿。训练场、活动室、食堂、学习室、荣誉室………警营里的每一个地方,在最后一天他们又重新走了一趟,看了一眼,用心去记住在这里发生过的日日夜夜,分分秒秒。

返回上页】【打印】【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