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山岛传奇

  信息来源六横管委会   发布时间2017-03-20 10:29   浏览次数   字体[ ]

为了更好地保护和传承六横历史文化,也是为了向“新六横人”告诉老六横的故事和传说,我们特地挖掘整理了一批六横民间传说,以更好地普及优秀传统节日文化知识。

很久以前,舟山六横岛一带有个名叫盛富贵的渔民,娶妻后,生了个儿子,取名叫盛珰。

眼见盛珰一年年长大,盛富贵咬紧牙关凑钱让盛珰上了岛上的私塾。这小盛珰读书用功人也聪明但却天性好动,那日,盛珰见父亲不在家便放下功课拿着钓竿去海边钓鱼玩。突然,他看到一条鳗鱼伏在滩涂上,一颗珍珠随着鳗鱼的呼吸吞进吐出,银光闪闪,煞是好看。正看得入迷,一条海鳅也游上来滩涂,张开嘴巴要去吞那颗珍珠。盛珰手上刚好捏着钓竿,便将钓竿掉了个头,一下打到了海鳅的头上。

那海鳅脑袋上吃了一闷棍,大怒,尾巴一甩,起了一阵狂风,盛珰一时站立不稳,一头撞在了礁石上,顿时头上鲜血直流。这时,那条半死不活的鳗鱼突然来了精神,一口吞下了珍珠,尾巴甩处巨浪翻滚,那海鳅一看不好,“哧溜”一下没影了。

等盛珰醒来时,已是全身湿漉漉地躺在岸边,额头痛的要命,一摸才知道自己额头上开了好大的一个口子,当下挣扎着回家包扎伤口。盛富贵见儿子弄伤了额头,以为跟别人打架,气得拿出家法教训儿子。盛珰也不申辩,他知道自己不在家用功溜出去钓鱼确实不对。吃了顿家法后再也不去钓鱼了,海边遇到的事也渐渐淡忘了。

其实,盛珰在滩涂遇到的鳗鱼是东海龙宫的小龙女斥鳗,这斥鳗出生后没离开过深宫,平时喜欢听大哥囚牛抚琴。那日囚牛去了西海叔叔家,斥鳗闲着无聊,偷偷溜出海面玩,因为玩得太疯,累了,竟在滩涂上睡着了,肚里的龙珠随着它的呼吸吞进吐出,恰巧海鳅精路过,见了龙珠起来歹念,打算趁斥鳗熟睡之际抢吞了龙珠,这样就可以化身成龙了。没想到被盛珰一钓竿坏了好事,惊醒了斥鳗,虽然斥鳗是条小龙,但发起威来非同小可,海鳅精知道自己在东海呆不下去了,趁斥鳗将盛珰推上岸之际溜走了。

转眼间,十年过去了,盛珰已经长成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大小伙子了,为了减轻父亲的负担,盛珰帮父亲下海打鱼卖鱼,日子虽然清苦,倒也过得逍遥。

那日,双屿港来了一批商船,这些船上的人上岸后,所有的人都吓坏了,这些人高鼻梁蓝眼珠红头毛,好象是妖怪呀,一个个都躲得远远的。这盛珰读过书,知道海的另一边生活着一些异族,当即上前招呼,在那些人的比划中,盛珰知道他们是来做生意的,便试着用当地的茶叶和丝绸和他们调换物品,这些异族也很高兴,就这样,盛珰渐渐成了对外贸易的中间商。

那日,码头上来了个穿着灰布衣衫的姑娘,她东张西望的对什么都觉得好奇,一只夜猫“喵呜”一声扑向那姑娘,猝不及防的姑娘吓得一声尖叫,“扑通”掉进了海里。就在这时,一个年轻人“扑通”一声跳入河中,抓着姑娘就往岸上拖,费了好大的劲,终于将姑娘救上了岸。

年轻人正是赶来接船的盛珰,他见那姑娘已是吓得半死,便守在边上照料。姑娘好像吓傻了,她盯着盛珰的额头呆了好久。在盛珰的询问中,姑娘告诉盛珰,自己名叫小缦,福建人,因家中遭了天灾,来舟山投亲,没想到亲人都没了,自己走投无路,打算找个地方投海自尽。

盛珰见她可怜,问她是否愿意跟自己回家。小缦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盛珰带了个漂亮姑娘的消息很快传开了,盛富贵非常高兴,正打算选个好日子给儿子和小缦完婚。刚好,门口来了个算命的,就请他进来选日子。那算命的掐着手指算了半天,皱着眉头说“这姑娘是扫把星转世,和她结婚,家遭天火,村遭瘟疫。”

盛富贵听后心里有些忐忑,不过见小缦勤劳肯干,儿子又十分喜欢她,还是打算让他们结婚。就在发出喜帖的前一天,盛家真的莫名其妙遭了大火,幸亏小缦及时发现,家人才幸免其难。

家被烧了,婚事自然也办不成了,幸亏盛珰帮村里人和异族商船做生意,也有点积蓄,租了户房子后生活还是可以继续。没想到,村里人相继病倒,盛富贵也病倒了,这时,村里人想起来算命先生的话,认为村里的灾难都是小缦带来的,在算命先生的鼓动下,他们去衙门告状,要求将小缦烧死免灾。

县官当然不是个糊涂蛋,他见民愤有些大,就劝盛珰离开村子另找地方居住,盛珰也没办法,他打鱼时经常在码头对面的一个荒岛上歇息,心一横,干脆全家搬到了那荒岛上居住。

到了荒岛,问题来了,岛上没淡水,怎么生活呢?第二天一早,盛珰正为淡水的事烦恼呢,小缦给端来了一壶早茶,给他和父亲每人倒了杯,盛珰喝了口,又香又有甘甜,全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劲。盛富贵喝了口后,怪了,本来病怏怏不能动弹的他竟然会走路了。他们觉得奇怪,这淡水哪来的呢?小缦笑着告诉他们,刚才她发现了一口深井,是取井里的水烧的茶。盛珰父子顺着小缦指导方向寻去,还真看到了一口深井,于是,他们决定在井边搭茅屋生活。

干活时,盛富贵唉声叹气的,盛珰问父亲怎么啦?父亲说“我的病好了,可病倒的乡亲们怎么办呀?”在边上帮忙的小缦接口说“爸呀!好办,你是喝这井水治好病的,你让乡亲们来喝这水就行了呀!”盛富贵一听对呀!驾着渔船就赶回村里,大家见他的病真的好了,自然相信了,问他现在住哪里?盛富贵回答说“码头对面的那个荒岛。”

这下好了,村里有病人的人家纷纷划船去荒岛取水,碰到时打招呼“张三,你去对面山呀?”“是呀!李四,你呢?”“我也去对面山。”就这样,这荒岛被人叫成“对面山岛”了。

盛家住到对面山岛后,一家人与世无争过得十分快乐。那些渔民出海时都会顺带些日常用品和粮食给盛家,说也奇怪,凡给盛家带日常生活用品和粮食的渔民,都会鱼虾满仓满载而归。那日,有几个商人来找盛珰,说盛珰搬到这岛上居住后,他们和那些异族的生意没法做了。

原来,那些异族因为语言不通,无法和当地商人交流,他们习惯了找盛珰,现在盛珰不在了,这生意自然做不下去了。

盛珰了解了情况后,不厌其烦地教他们怎么和异族交流和讨价还价,说也奇怪,那些见过盛珰的人后来和异族商人交易,变得很顺当了。慢慢地,当地的渔民出海和商人经商都要先到这对面山岛来拜见盛珰,他似乎成了当地渔民和商人的守护神了。

就在渔民和商人皆大欢喜的时候,有人不乐意了,谁呀?就那个算命先生,准确地说,是那条海鳅精。因为盛珰是他十多年前的仇人,那个小缦,就是小龙女斥缦。

十几年的修炼,海鳅精已经能够化身成人形了,他发誓要找到盛珰报一杆之仇,没想到斥缦守在盛珰身边,无法下手,就先放出风声说斥缦是扫把星转世,他先施法打算烧死盛家父子,没想到被斥缦发现了,救了盛家父子。海鳅精又在井里下毒,打算通过百姓的手先除了斥缦,或者赶走斥缦也行,没想到盛家人并没迁怒斥缦,反而带着斥缦到荒岛生活,那斥缦还偷偷钻了个井,将龙宫的仙水引到井里救了大家,落了个好人缘,他的肚子也被气得涨鼓鼓了。

那日夜里,海鳅精施法打算淹了对面山岛,可是,它是气昏头了,竟然忘了斥缦是条龙,海水刚涨到岛沿就被斥缦吸进了肚里。白忙碌了一夜。也就是从那天起,对面山岛的海水从没漫过岛沿。

海鳅精不死心,又在晚上放火,没想到斥缦口一张,“哗——”地喷出了一股海水,将火灭了,又白忙碌一夜。

当然,发生的一切盛珰一家丝毫不知情,他们依然快乐地生活着,很快,斥缦怀孕了。生产的那天,不死心的海鳅精认为机会来了,纠集了一批山精海怪,明目张胆前来厮杀,一路树倒房塌,海上船翻人亡。

斥缦正在生产,根本无法抵抗,她吐出龙珠让盛珰吞下,化身成龙抵抗山精海怪,盛珰这才知道自己的老婆不是凡人,他吞下龙珠后,果然头上长角额头突出,不一会变成了一条巨龙,他窜上云头后,和海鳅精带领的山精海怪缠斗嘴一起,那些山精海怪毕竟是乌合之众,怎么能和龙相斗,不一会,那些山精海怪被盛珰打出了原型,掉到海里变成了一座座小岛。

海鳅精功力较高,不过也不是龙的对手,它被龙甩了一尾巴掉在了滩涂上,不能跑了,只能一跳一跳地逃命,直到现在,它还在滩涂上一跳一跳地逃着,当地渔民将它称为“跳跳鱼。”

除掉了这些山精海怪,盛珰吞出龙珠塞进老婆的嘴里,斥缦才缓过神来,她产下一子,取名“盛仁”。

到了2月14那日清晨,岛边传来了四声巨响,盛珰和斥缦一看,岛边的海面上又多出了四个小岛,斥缦心里有了种不祥的预感。下午时,井里咕噜噜直冒泡,斥缦一看,龟丞相从井里探出头来,他告诉斥缦,因为那天和山精海怪争斗,惊动了天庭,玉帝一气之下将案头的文房四宝都拂了下来,也就是早上那平白无故多出来的四个小岛,玉帝已经下命,让龙王抓回斥缦,收回龙珠,重新修行。龟丞相话音刚落,龙王已显身云头,龟丞相一看不好,游回井底溜了。

盛珰怎么舍得妻子被龙王带回海里呀,他抱着孩子抓着斥缦不放,但他毕竟是个凡人,龙王就轻轻一甩尾巴,他就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等他醒来时,草屋已被夷为平地,父亲也被海水卷走了,盛珰抱着孩子肝肠寸断,眼见家破人亡,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盛珰越哭越伤心,抱着孩子打算投海自尽。

就在他起身要跳时,云头上传来了妈祖娘娘的声音“仙凡结合,天条不允,孩子无辜,思念娘亲,每年今日,可在井内见娘亲一面。”

为了孩子,盛珰叩谢了娘娘活了下来,第二年的2月14日,他抱着孩子果然看到井底的斥缦,恰巧有几个异族商人来对面山岛上拜访盛珰,见到斥缦通过井底来和家人团聚,大呼神奇,回国后将这件事说给了别人听,感动了所有人,他们便将2月14这个日子定为了“情人节。”

这样过了很多年,盛珰渐渐老了,又到了2月14的这一天,他见到斥缦后,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井底的斥缦肝肠寸断,挣脱了枷锁冲出了井口,抱着盛珰失声痛哭,哭着哭着,二人化成了二棵大树,再也不分离了……

盛仁守护着这二棵树生活在这个岛上,一辈子也没离开。他的后人离开岛后,不少人都会在自己家的水缸里看到这二棵大树,有一盛姓的后人迁居到福建,过了几代后,后人已经不知道自己的祖上在哪里了,正纠结时,在水缸里看到了这二棵大树,便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找,最后找到了这对面山岛,发现了这两棵大树,为了确定到底自家水缸中映照的是否是这二棵树,他们便在树上做了记号,回到福建朝水缸里一看,那水缸里映着的大树果然有个记号,这才确定自己的祖上就是这对面山岛上的人。

如今的对面山岛,那两棵树依然枝繁叶茂,似乎还在演绎着那个动人的故事……

返回上页】【打印】【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